他们跨越山海,只为走出贫困不留遗憾

发布时间:2019-12-16 09:21:30 来源: 点击量:551

他们跨越山海,只为走出贫困不留遗憾



题引:劳务输出是最直接、最快捷、最有效的脱贫方式,一人就业,全家脱贫,在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怒江州尤为如此。但在怒江劳务输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组织动员难、异地稳定难长期困扰着转移就业脱贫工作。两年来,珠海市坚持把转移就业作为贫困群众增收脱贫和扶智扶志相结合的重点帮扶措施,针对怒江实际和工作难点,探索政策激励创新和服务措施创新,取得了显著成效,受到国扶办、人社部和央视、组织人事报等中央媒体的肯定和关注,转移珠海就业人数也从无到有,逐年攀升,从2016年首次转移155人,到2017年1390人,再到2018年1938人,2019年更是迎来爆发式增长,仅一季度就已达2407人。稳定率也从最初的不到30%,提高到目前的90%,成功实现由返到稳,可以预见,至少超过10000人将通过两地劳务协作实现脱贫。

2016年11月20日,首批怒江州劳动力抵达珠海,实现怒江人在珠海零的突破。


以下转自中国组织人事报(文中增加图片由珠海驻怒江工作组提供):


2016年冬天,怒江州泸水市人社局组织22名外出务工人员奔赴珠海务工。就在车快开的时候,3位村民临时“反水”,跳窗“逃”回了家。


2019年春节,年味还未散去,泸水市汽车站广场218名山区年轻人整装翘盼,欢快踏上外出务工之旅。

 

从22名到218名;从临时“反水”到踊跃报名……这场跨越山海的相会,凝聚着怒江珠海扶贫劳务协作的辛勤汗水。

元宵节当天为即将前往珠海务工的怒江村民煮元宵。


泸水市2019年第一批赴珠海务工人员欢送仪式。


“出路出路,走出去才有路”

 

“看天一条线,看地一条沟,出门过溜索,种地靠攀岩。”怒江这条自北向南奔腾的大江,将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切开,造就了世界上最长、最神秘的东方大峡谷,但也把贫困和遗憾深藏在大峡谷的“褶皱”里。

怒江大峡谷。


三步一坑、百米一湾,98%以上面积是高山峡谷、坡度25度以上耕地占总耕地的76%——生态脆弱、生存维艰,怒江人爬山过索,在悬挂于山崖上的“大字报”上耕种刨食,年年收成微薄。

怒江村民大部分生活在高山峡谷里。


“出路出路,走出去才有路。”怒江州人社局局长和相全表示,“劳务输出是脱贫致富希望所在。” 


为了准确掌握劳动力情况和务工状况,怒江州人社干部进村入户,逐户逐人核实登记,建立信息台账。抓住春节外出返家热潮,利用院坝会、火塘会、讲习所等多种形式,大力宣传东西部扶贫协作劳务输出激励政策,对有意愿外出的劳动力进行排查。

珠海对口怒江劳动力转移就业专场招聘会。


然而,许多老百姓没下过山,更别说去外面看看。面对未知的世界,或多或少会有抵触情绪,甚至感到害怕。为了说服老百姓,怒江州从村组干部、务工带头人中,选取了一批有威望的人担任劳务经纪人,让他们回到村中帮助宣传。

▲珠海对口帮扶怒江劳务经纪人培训。


今年35岁的坡相夺来自福贡县子里甲乡金秀谷村。作为劳务经纪人,他常年奔波大山中,挨家挨户走访,分享就业信息及珠海对口帮扶政策,畅谈自己务工的见闻、经历、感受,动员青壮年去外面学技术,改变命运。

 

“坐在墙根晒太阳等帮助,脱贫了,也会返贫。”望着迷茫的乡亲们,坡相夺颇为激动地说,“趁我们年轻,去外面闯一闯。只要肯吃苦,日子就会好起来。”

▲坡相夺(右一)入户动员村民外出打工。

 

2018年1月,坡相夺带领41名村民来到珠海,让这些“山里人”真正开了眼界、长了见识,彻底转变了“只能在土里刨食找出路”的传统观念。

 

村民们纷纷把在珠海的见闻传递给千里之外的家人,并动员他们“到珠海打工挣钱”。结果,不到一年,来珠海务工的村民就由41人增加到80多人。还有更多人给坡相夺打电话,咨询“怎么去珠海打工”。

▲劳务经纪人坡相夺(左二)带领怒江村民至珠海打工。


在“大海”中学会游泳

 

今年春节,来自怒江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的丰志刚带着满满的收获回到迪麻洛村。去年,他穿双拖鞋,拎个袋子,装了几件单薄衣服,便踏上了珠海之行。如今,他觉得自己“成熟”很多,不仅更注重个人形象,而且还给家人买了礼物。

 

怒江州民族众多,居住着傈僳族、怒族、独龙族等22个少数民族,但大部分属于“直过区”,社会发育程度低,人均受教育年限7.65年,40%的人不会讲普通话。许多人还保留着原始的生活习惯,住在木楞房里,下面养猪、上面住人;不习惯使用卫生间,更别说用电器了。 

▲住在木楞房里的怒江傈僳族群众。( 中国组织人事报记者  谢鹏 摄)


语言不通,人生地方不熟。这些刚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劳务人员,怎么在发达地区立足、发展,让他们在“大海”里学会游泳,是劳务协作必须直面的问题。

 

怒江州人社部门依托新时代农民讲习所,对外出务工人员进行引导性培训,教他们住楼房、睡床铺、用电器;告诉他们遵守交通规则,以及坐车应注意的事项;开展“零距离”的法制宣讲,通过引申现实案例,现场答疑解惑,教导外出务工人员用法律武器保护合法权益。

▲珠海设立“怒江员工之家”,提供免费接站、吃住、培训及岗位安置等服务。 

 

为精准对接劳务输出输入双方需求,怒江、珠海两地人社部门签订劳务合作协议,在劳务输出、技能培训、两后生送生、互派互驻工作组等方面建立对接沟通机制;同时,建立区县(市)结对帮扶机制,精准对接劳务输出需求。

▲珠海“怒江班”校企联合培养签约仪式。 

 

结合产业发展和企业技能人才需求,两地实施“双百工程”,联合培养技能人才,对有意愿到珠海接受技工教育且具备基本文化素质的两后生实行“百分之百接收学习,百分之百推荐就业”,联合组织珠海优质企业深入怒江州举办招聘对接活动。

▲“双百工程”珠海“怒江班”学生在课堂上。 


两地还联合出台激励政策,派发“大礼包”:给外出务工的群众交通补助,甚至包一趟高铁专列;鼓励和引导基层干部参与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对务工带头人、农村劳务经纪人给予相应补助;与企业签订劳动合同,并连续工作6个月以上的,给予稳岗补贴……

 

怒江珠海的甜蜜牵手,打开了怒江劳务输出扶贫的世界。2016年以来,怒江紧盯劳动力转移就业工作,共累计转移到珠海5811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3250人。


▲珠海资助怒江籍在珠务工人员全程免费返乡过节。



与怒江籍在珠务工人员一起举行新春活动。


与怒江籍在珠务工人员一起吃年夜饭并派发礼品。


当好务工人员“娘家人”

 

去年,在珠海工厂打工的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务工人员杨琛康,上班溜号被批评,跟老板怄气,竟然跑了。怒江州兰坪县劳务服务工作站站长赵三斌到处找人,比丢了亲人还着急。

正在上班的怒江籍在珠务工人员。


怒江在珠海设立州、县市共5个劳务服务工作站专门服务在珠海的务工人员,提供协调接站、岗位安置、服务工友等“一站式”服务,当好务工人员“娘家人”。

▲2016年11月,怒江驻珠海劳务服务工作站在珠海挂牌成立;2017年9月,云南娘家人服务分站在珠海挂牌成立

 

工作人员奔走于务工人员与企业之间,做安抚上班的工作:有的因不良习惯被工友嫌弃,就力劝改掉坏习惯;有的醉酒上班误了工时,就批评教育,不让酗酒;还有的不适应现在工作,就多次协调,调换岗位。

▲怒江驻珠海劳务服务工作站人员了解怒江员工工作情况。 中国组织人事报记者  谢鹏 摄)


为了改变怒江员工生活习惯,缓解他们初来异地的紧张情绪,珠海还建立了“怒江员工之家”,提供包括当地风土人情、用工企业所需专业技能、安全生产意识在内的适应性培训以及免费提供食宿,帮助怒江员工更好地适应珠海的工作和生活。

▲珠海“怒江员工之家”于2018年2月28日正式揭牌。


同时,珠海加强人社、工会、共青团、民政等多部门联动,爱心企业和社会组织等社会各界联合,开展提供生活用品礼包、“圆梦计划”学历提升、留守儿童夏令营、全程免费资助返乡过春节等关爱服务,帮助怒江员工融入珠海,稳定就业。

▲珠海多部门联动为怒江籍在珠务工人员提供工作、生活和素质提升等各方面的关心关爱服务。

 

收入比在老家翻了几番,遇到难题还有人管,走出大山的尝到了甜头,留在大山的看到了“活路”,越来越多的村民要去珠海“闯一闯”。

▲经过两年多的政策激励和关心关爱服务,越来越多的怒江人开始走出大山,走向大海。图为2019年2月15日当天,650余名兰坪县劳动力报名赴珠海务工,引导培训后即将出发。


千余年来,怒江先民人背马驼,一路翻山越岭、跨江过河,跋涉于“茶马古道”上,从丙中洛挑运茶叶,到西藏贩卖,风霜辛苦自不待言,但凭一股子劲儿,与天争命。

 

如今,怒江人秉持着先辈精神,跨过一道道绝壁、天堑,誓要奔赴“大海”寻找希望,走出大峡谷中的贫困和遗憾。当前出去的是劳动力,将来回来的是生产力……






文章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微信公号(zuzhirenshibao),本文已获授权,转载请联系中国组织人事报微信公号。

原标题:【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他们跨越山海,只为走出贫困不留遗憾

原作者:中国组织人事报记者  谢鹏

编辑:卢仰之